<kbd id='igjsq'></kbd><address id='iyotn'><style id='ijlwu'></style></address><button id='kuers'></button>

          站內檢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聞網 / 人物故事

          分享到︰

          澳门网上十大博彩-网赌十大信誉的平台-手机博彩信誉网址-青海新闻网

          來源︰西海都市報    作者︰王春雪    發布時間︰2019-05-13 07:34    編輯︰紫涵

            青海新聞網·青海新聞客戶端訊   4月29日,海東市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西溝鄉麻地溝村迎來了入春以來最大的一場雨,天氣驟然冷了下來,白馬宗巴放心不下躺在床上的公公蒲尕輝,便到廚房給他燒了一壺熬茶。茶水熱氣騰騰,讓裹著棉衣的蒲尕輝臉色紅潤了起來……

            留在青海照顧公婆

            麻地溝村是個漢族村子,白馬宗巴是村里少有的藏族媳婦。

            38歲的白馬宗巴出生在西藏山南的一戶牧人家里,家中有姐姐和弟弟。2004年5月,20歲出頭的白馬宗巴和在西藏務工的麻地溝村漢族小伙蒲得玉結緣後喜結連理。婚後,白馬宗巴和丈夫繼續到西藏打工,打工的日子雖然清苦,可小兩口過得和和美美。白馬宗巴以為,自己的一生都會這樣在丈夫的疼愛中度過。可是天有不測風雲,2006年,丈夫蒲得玉在西藏得了一場大。 退浪。突如其來的晴天霹靂,讓白馬宗巴悲慟欲絕。

            回民和料理完丈夫的喪事後,一個更嚴峻的問題擺在了白馬宗巴的面前,沒有了丈夫的家,在外人看來早已不能稱其為家,白馬宗巴不得不為自己的未來著想。身邊的人都勸她,不如先回西藏娘家去,白馬宗巴也曾猶豫過,但那時公婆已經年邁,身體又不好,干不了重活。一天,白馬宗巴從屋里看見公公背著一個麻袋往門外走,麻袋雖然不大,但公公的腿顫顫巍巍的,走到大門口時,一個趔趄摔倒在地,麻袋壓在了他身上。

            這一跤摔疼了蒲尕輝,也摔疼了白馬宗巴的心。他想,兩位年邁多病的老人,肯定干不了家中繁重的農活,白馬宗巴一狠心,作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留下來照顧公婆。

            “這里就是我的家”

            如果當年選擇留下來對白馬宗巴來說,只是一個“沖動的選擇”,那麼此後的日子對她來說就是一種磨煉,甚至是一種煎熬。

            那時候,白馬宗巴的漢語很生疏,和人交流都成問題,想要在麻地溝村站穩腳跟,真是比登天還難。更重要的是,丈夫走了,她成了家里唯一的勞動力,養家的重任沉甸甸地壓在了她的肩頭。白馬宗巴說,這是一份責任,既然選擇了挑起來,就再也不能放下。

            丈夫走後的那年農忙時節,白馬宗巴便和村里的人們一起下地干活了。地里的活又髒又累,辛辛苦苦地忙一天,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一塊肌肉不是酸痛的。“就像是散了架一樣。”白馬宗巴這樣說。再加上白馬宗巴從未干過農活,其中的艱辛,外人真的難以想象。

            “有時候我也想家,晚上一個人躲在被窩里哭過,心想,丈夫走了,自己留在麻地溝村圖啥?可是一想起年邁的公婆,一想起公公摔倒的樣子,我的心就軟了下來,他們的歲數大了,身邊離不開人。”白馬宗巴說。

            丈夫剛去世時,就連飲食,對于白馬宗巴來說都是一種挑戰。

            饃饃是河湟地區最常見的食物,嫁給蒲得玉時,白馬宗巴別說是做饃饃,吃饃饃的次數用一只手都數得過來。

            丈夫走了,原本身體就不好的公公一下子病倒在了床上,婆婆的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看著婆婆每天在廚房侍弄飯菜的樣子,白馬宗巴于心不忍,有好幾次湊上前對婆婆說︰“阿媽,我來吧!”可是當她將精心烹煮的飯菜端上桌時,兩位老人幾乎都沒動筷子。

            “老人歲數大了,口味也變得固定了。”白馬宗巴說。

            有一次吃完飯,白馬宗巴听公公給婆婆念叨說,要是能吃上一口暄暄的饃饃該多好。

            白馬宗巴不知道“暄暄的饃饃”是什麼樣的,可她知道,這是老人的心願,她不能拒絕。從那天起,白馬宗巴就暗暗下決心學做饃饃。她先讓婆婆將做饃饃的工序說給自己听,然後便下廚嘗試。

            那是一次失敗的嘗試,不知為何,鍋里的饃饃根本沒發起來。那天,白馬宗巴躲在廚房里又一次哭了起來,為那一鍋被自己烙壞的饃饃,也為自己的笨。

            白馬宗巴的哭聲驚動了病床上的婆婆,她將白馬宗巴叫到身邊,拉著她的手說︰“孩子,你別管我們了,回家去吧。”

            白馬宗巴的心頭一酸,眼淚直在眼眶里打轉,可最終,白馬宗巴硬生生地把眼淚憋回去後說︰“阿媽,這兒就是我的家,我哪兒都不去。”

            白馬宗巴的善良被麻地溝的村民看在眼里,也記在了心里。他們原以為早晚會飛走的金鳳凰,如今卻執著地落在了蒲尕輝家的窮窩里。村里人敬重白馬宗巴這個好媳婦,漸漸的,與白馬宗巴的走動勤了起來,農忙時節也會給她搭把手,鄰居的大媽大嬸時不時來串門,手把手教白馬宗巴做飯,蒲尕輝老漢想吃一口“暄暄的饃饃”的心願很快就實現了。

            婆婆走了,家不能散

            白馬宗巴以為,自己在麻地溝村的日子會越過越好,可是,命運卻又一次捉弄了她。幾年後,白馬宗巴的婆婆離開了人世,公公的腿越來越不好,連正常走路都困難,日子過得愈發艱難了。

            看著白馬宗巴整天忙里忙外的,蒲尕輝老漢于心不忍,他幾次對白馬宗巴說︰“孩子,家都成這樣了,你趁著年輕給自己找條出路吧,我老了,活不了幾年了,不能拖累你。”

            白馬宗巴理解公公,可這幾年她和公婆相濡以沫,早已把自己當成了家中的一員,把公婆當成了自己的親爹娘。“阿爸,你說啥著哩,我這輩子哪里都不去,就守在身邊,給你養老送終。”白馬宗巴說。

            時光在白馬宗巴的額頭上銘刻下深深的皺紋,艱難的生計讓她看上去比同齡人老了許多。有一次,白馬宗巴的弟弟從西藏來探親,他們見白馬宗巴的日子過得日此艱辛,就想把她接回去。

            “姐,你畢竟還年輕呀!”弟弟勸道。“婆婆走了,家不能散,我要留在這照顧公公。”白馬宗巴回答。

            帶著公公再嫁人

            看著白馬宗巴的日子過得如此艱難,麻地溝村的村民們好意給她另尋了一戶人家。

            “好歹能幫襯她一把。”村民們說。2007年,麻地溝村的小伙子蒲尕王托媒人找上了門。蒲尕王憨厚善良,人也十分勤快,白馬宗巴動了心。

            “那時候公公腿腳不利索下不了地,我想,要是我找戶人家,他就沒人照顧了。”白馬宗巴說。

            左思右想後,白馬宗巴托媒人給蒲尕王帶了句話︰“嫁給你可以,但我要帶著公公。”

            帶著公公再嫁人,莫說在麻地溝村,就是在整個民和縣,也是從未有過的事情,蒲尕王的心里一時間七上八下。

            那幾天,蒲尕王的眼前總是晃動著白馬宗巴的身影,他知道白馬宗巴是一個善良的好女人,他敬重她的人品,更佩服她的勇氣。最終,蒲尕王決定和白馬宗巴一起承擔贍養老人的義務。

            “起初,村里還有人說三道四的,可是我對他們說,誰都有老的一天,都有需要人照顧的一天,白馬宗巴是個善良的人,這樣的緣分我不能錯過。”蒲尕王說。

            白馬宗巴用自己的善良打動了蒲尕王,也為自己贏來了美好的生活。如今的白馬宗巴帶著公公一起生活,一家人其樂融融,她用自己無悔的諾言,詮釋了善良的真諦。

          相關新聞↓
          [ 打印 ]
          關于我們 | 法律顧問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新聞網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19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