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jxhxx'></kbd><address id='toaps'><style id='sgzex'></style></address><button id='jzren'></button>

          站內檢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聞網 / 青海文化

          分享到︰

          臘月年味

          來源︰青海日報    作者︰李青芳    發布時間︰2019-02-09 08:38    編輯︰紫涵

            平常的日子被時光的腳步攆著,一轉眼就是臘月了。

            在臘月的每一天,心頭晃悠的年關影子一天比一天短。等影子完全消失,年也就來了。但現在的日子過得天天如年一樣,臘月就只是一種存在了。

            在臘月里,細數著時光,我倒經常想起兒時的臘月。那年月,臘月里偏安草原一隅的農場的孩子們,每天總是用期盼的眼光,看著大人們撕下一張張日歷,扳著指頭算著距離過年的天數,孩子們盼著穿新衣服,等著好吃的,想著壓歲錢,這些現在看來要求不高的過年願望,綴滿了兒時年味滿滿的記憶。

            那是日子漸長的季節,卻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時分。雖然家家都不富裕,大人們還是想盡辦法過年給孩子做一件新衣服,用攢了一年的布票,謀劃著給哪個孩子做一件花上衣,給哪個孩子做條藍褲子。扯來了粉色的花布、藍色的華達呢,自己裁剪,任家里唯一的奢侈品——燕牌縫紉機噠噠響著,一塊塊布料變成了一件件新衣。父親擦淨了有四片小玻璃的窗戶,洗淨了素雅的花布窗簾,買來了那些為過年準備的東西,一把蒜,兩捆蔥,三棵白菜,再加幾個蘿卜和雞蛋,最高檔的年貨就是一指寬的一條豬肉,陸陸續續地擺滿了平房陋室的一角,門兒輕輕地一關,年味就從門縫里飄了出來。

            那時,大人的忙碌和孩子們的興奮是臘月的代名詞。一跨進臘月的門,準備過年的東西似乎就成了母親們的頭等大事,簡陋的家里突然變得東西擁擠和氣味蕪雜起來。櫃子里漂亮的上海糖盒裝了不多的黑塊水果糖,里面間雜的有幾塊牛奶糖,糖紙花花綠綠頗有些年的味道,這些是鎖在櫃子里的,只能在過年時擺在桌子上,孩子們一人分上三兩塊,其他的依舊存放起來,等哪個孩子生病吃藥怕苦時,塞塊糖哄孩子咽下苦澀的藥片。當地產的蠶豆和豌豆挑上飽滿的,用砂子炒熟,吃到口里酥脆香,替代了瓜籽、花生等零食。靠窗戶下面有一個大缸,那些在秋季腌上的大白菜,早已遍體通黃,整天都散發出一種酸酸的味道,它們是冬季最可口的菜肴。緊挨著的是小一點的缸,里面是腌制的雪里蕻,散發著淡淡的清香,再小點的缸里,用鹽水腌制的是圓溜溜的雞蛋。冬季捕撈的青︰矣閬錘刪還以讜鶴擁奶可,鄰家的花貓咪咪叫著尋味而來,有時也對著魚兒躍起來,可總也夠不著。院落里,家里的小案板支起來,上面晾曬的是由石磨磨出來的糯米粉,淡淡的發出糯米的香味,陽光下白得耀眼,它們將用來正月十五做湯圓,這是我兒時最美味的佳肴了。覓食的麻雀們常常不請自來,母親總是讓孩子們看著,可惜孩子們一會也坐不。 媚蓋咨圓蛔 ,就三三兩兩地跑到外面捉迷藏、跳皮筋、打沙包,母親們只好在旁邊放一竹竿,上面系上紅布條,以此嚇唬麻雀。寬敞的院落,麻雀總在上空飛來飛去,有時趁母親不注意,從空中俯沖下來,啄一點就飛走了。這種時候,母親也只能無奈地望望麻雀飛走後那高而闊的天空……

            逢著連日的晴天,院落里就掛滿了色彩艷麗的被褥和換洗的衣物,仿佛在開萬國博覽會。太陽暖暖地照著,被褥上面就浸滿了陽光的味道。晚間我鑽進被子,竟是非常的溫暖,那時就隱隱地感覺,這不光是被子的暖和,這暖和里也浸潤著母親的辛勤汗水。

            高原冬天的院落,本有些淒清,寒冷讓它越發單調,草枯黃,樹骨感,而有了這些年貨和衣物,就有了冬日的充實和豐滿。暖陽下,母親眯著眼看著魚兒,白白的糯米粉,飄動的床單,跑來跑去的孩子們……她的嘴角總是掠過一絲微笑。

            場部街上的小商店也突然變得熱鬧起來,自行車如流,大人孩子如織,一條小街讓農場的人匯聚其間,讓整個臘月都充滿著喧囂,母親領著我們姊妹也來買年貨。她一手拉著我們,一手拿著商品問營業員價格,那認真和專注的樣子至今定格在我的腦海,仿若一幅畫。那時,孩子們見什麼都想要,拉著母親的衣襟嘰嘰喳喳,母親被逼得沒辦法,總是多少買上一些,以滿足孩子們。

            雪花飄了,年味濃了,屋子打掃干淨了,年貨也備齊了,這時,年就真的來了……

            那時的臘月里,我們玩耍著,但母親卻總在忙碌,臘月里的母親真是太辛苦了!是的,母親在一天天不知疲倦地忙碌中,走過一個個的臘月,看著孩子們一天天的成長,自己卻被歲月打磨得皺紋深深。

            又到了臘月,也就自然想到如今已回內地安享晚年的父母親,在愈來愈近的年味中,父母的形象,也愈來愈清晰,他們總是令我魂牽夢繞。

            當新年的鞭炮聲響起,一顆思鄉的心再也無法壓抑。人在旅途,心在歸途,長長的距離,因為歸家的迫切心情和親人望穿秋水的等待而縮短。我盼望著回家與父母嘮嘮家常,和兄弟聊聊近況。就這樣,馬上背起行囊,從高原西寧踏上東去的火車,在濃濃的年味中去享受和家人團聚的歡樂吧。

          相關新聞↓
          [ 打印 ]
          關于我們 | 法律顧問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新聞網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19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