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fcbjo'></kbd><address id='axsrp'><style id='aiday'></style></address><button id='xfdfn'></button>

          站內檢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聞網 / 青海文化

          分享到︰

          澳门网上十大博彩-网赌十大信誉的平台-手机博彩信誉网址-青海新闻网

          來源︰青海日報    作者︰董得紅    發布時間︰2019-02-09 08:38    編輯︰紫涵

            青︰愉業男磯啻遄 甓加寫蚯鍇H南八,農村一般稱之為打秋。每年的正月初一到十五,家家戶戶都要在自家木房梁上拴上皮繩打秋千。

            一進臘月,就和伙伴們掐著指頭計算離過年還有幾天。家里的年豬早就宰了,用豬鬃和豬毛換來的鞭炮已壓在自己睡的土炕的氈邊底下。終于盼到大年三十,不用再背著背 到田野里去撿拾牛馬糞了。伙伴們在打麥場上瘋玩著豬尿脬。這是一年中難得空閑的日子,突然,父親站在場邊呼喊著我的乳名叫我回家。

            一進家門,看見北房台子上放著一臉盆熱水,還有由榆樹根做成的形狀像飛機的木座兒。木板床上放著父親的那把不知剃了多少代人的頭發,中間已形成一個月牙狀凹窩的剃頭刀,就知道痛苦的時刻又到來了,便乖乖地抹去帽子,坐在飛機木座上。父親嘴里念叨著︰“有錢沒錢,光光頭兒過年!”便把我的頭按到臉盆里泡濕,我抬起頭呲著牙把頭靠在父親的膝蓋上,任憑父親用老剃頭刀硬刮。父親的手顯得很笨重,左手五指叉開按著我的頭,仿佛有千斤重,右手緊攥刀柄,刀刃在頭皮上刮動,好似要犁進頭皮。忽然感到一絲陣痛,父親停下刀,又往我頭上撩了一些熱水。熱水透過頭 發順 臉頰 流下 來,我用 手一 摸,竟是 血水。我恐懼地掙開父親,帶著哭腔請求父親叫下院的伯伯來剃。下院伯伯家與我家一牆之隔,雖不一姓,卻親如一家,祖祖輩輩友好相處,大事小情都彼此幫忙。下院伯伯剃頭的技藝比父親強多了,手輕得只听到頭發被剃斷的呲呲”聲,那聲音猶如催眠曲,剃著剃著我就睡著了。父親說下院伯伯去川里拾馬糞,天黑了才能回來。又哄我說,今天年三十把頭剃光了,明天一早就給你拴秋,若不剃頭,今年過年就不拴秋了!我只得呲著牙讓父親剃,並央求不要剃光,留個分頭。我分明感到父親的刀子已刮過天門蓋了,再次帶著哭腔央求留個分頭,父親說不小心剃成雞冠子了,太難看,不如剃成光頭,並叫我看鏡子。一照鏡子,那分頭彎彎曲曲的就像雞冠子,只好剃成光頭了。雖為光頭悶悶不樂,可一想到明天一早就能打秋,心里又笑了。跑出家門去找伙伴們玩尿脬,伙伴們見我變成光頭,就一齊朝我喊︰“禿光郎,沒婆娘!”我說父親明天一大早給我拴秋,不讓你們到我家打秋。伙伴們一听再也不罵我“禿光郎”了。盡管過年家家戶戶都要拴秋千,但一兩個人玩實在沒意思,打兩下就不想打了。有了秋千會吸引好多小孩子來家里玩,只有伙伴們在一起互相推送,變著花樣搶著打才有笑聲,才有歡樂。那些家有老人或病人的人家,怕影響老人或病人休息,干脆不拴秋千。

            正月初一天蒙蒙亮,空中不斷傳來一聲聲鞭炮聲。父親催我趕快起床,洗完臉跟他一塊祭神祭祖,祭完就拴秋千。我拿出炕上氈邊底下的鞭炮走到院子時,父親已在院子的中宮香爐里點燃柏香和香表,一股柏樹葉特有的香味充滿院子,增加了些許節日氣氛。我在鞭炮串上小心翼翼取下一個又一個鞭炮點燃,清脆的炮仗聲響徹庭院。父親上完香開始從草房的木柱上取下盤掛著的一條較新的皮繩,踩著板凳在北房廊檐的屋梁上拴秋千。秋千一般拴在主房屋梁,因主房高于其它房屋,一定要用牛皮繩拴,因為皮繩打結後不易松動,安全,且手抓住後也比麻繩潤滑。

            秋千拴好了,弟弟、妹妹也已起床,搶著打秋千。不一會,幾個家里沒拴秋千的伙伴就到我家來打秋千。我們從兩面排著隊一面一個輪著每人打十下,一開始坐在皮繩上打坐秋,兩邊的伙伴們來回推送,漸漸的,大家的興致高了,推的力量越來越大,速度也越來越快,打秋千的兩手緊緊抓著繩子,兩眼看著前方,蕩得越來越高。打了一會,伙伴們提出打站秋,人直接站在皮繩上用腳蹬,出去的時候往前蹬,回來的時候往後拉。這種打法,不需要其他人幫忙,以前只看著哥哥姐姐們玩,我和伙伴們只會打坐秋,今年長大了許多,沒一會兒,大家都學會了打站秋。伙伴們一邊打秋千,一邊各自拿出早晨給爺爺奶奶拜年掙來的瓜子、棗兒、核桃,還有水果糖給大家分享。大家吃著、玩著、笑著,在秋千的蕩悠中,年味越來越濃。

            玩累了,伙伴們相繼回家吃飯,母親、嫂子和姐姐已準備好豬頭肉、豬蹄和麥仁,全家人圍在熱炕上吃年飯。吃完飯,嫂子和姐姐幫母親在廚房干活,正月初一是不來親戚的,也不用做針線,是一年里最閑的一天。大人們也開始打秋千,嫂子讓年幼的妹妹坐在皮繩上,兩腳踩在皮繩的兩端,帶著妹妹打站秋,只打了幾下,妹妹的頭就差點踫到梁頂上,嚇得妹妹哭喊著要下來。放下妹妹,嫂子和姐姐打雙人站秋,兩人面對面站在皮繩上,運行中由反方向者用力,一張一弛,配合默契,也就三五下,腳快夠著梁頂了。學會了打站秋,我也想帶著妹妹打,把妹妹送到梁頂上,可妹妹害怕,怎麼也不肯坐到秋千上。我只得拿出褲兜里早晨給奶奶拜年時,奶奶給的2 顆大紅棗哄妹妹。妹妹終于坐在秋千上,我用左腳站在秋千的右側,雙手抓緊兩邊的皮繩,右腳踩在地上,腳尖往後用力一蹬,順勢將右腳收回站在秋千左側,兩腿一屈一張地使勁,可那秋千像被一塊石頭墜著,只來回擺動一兩米。沒打幾下我就氣喘吁吁、大汗淋灕,這才知道自己力氣太。  渙嗣妹。

            整個正月,只要有空閑的時間,我們就坐在秋千上蕩悠。有時候也到別的伙伴家湊熱鬧,在嘰嘰喳喳的哄笑聲中打秋千,沒伙伴的時候,獨自一人坐在秋千上,望著像鐮刀一樣的月牙兒出現在西邊天際,再慢慢沒入榆樹頭,落下西山頂。一群群麻雀兒從野外飛回到院子的楸子樹上,嘰嘰喳喳叫一會兒,各自飛到屋檐下睡著了。有時天陰沉著,飄下一朵朵雪花,在秋千的蕩悠中,雪花落滿了地,落滿了樹。打著打著,那月牙兒隨秋千的擺動變成了一輪滿月。

            正月十五,圓圓的月亮浮上中天,家家門口點燃一堆堆麥草,長長的火堆在村巷里形成一條長龍。當我跟著歡快的人群爭先恐後地在火堆上跳躍時,父親已把秋千解下來,把皮繩盤好掛回草房的木柱上。一年一度的打秋千就這樣結束了。

            近年來,隨著農村城市化進程的加速和危房改造,河湟農村祖祖輩輩居住了千百年的土木結構的房屋被鋼筋混凝土結構的洋房代替了,磚混房沒有拴秋千的梁,整個正月里帶給孩童們快樂的秋千也隨之漸漸減少乃至消失,但秋千那蕩悠悠的感覺依然存留在記憶深處。

          相關新聞↓
          [ 打印 ]
          關于我們 | 法律顧問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新聞網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19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