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xsvct'></kbd><address id='iiwyf'><style id='mmqgy'></style></address><button id='clnnn'></button>

          站內檢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聞網 / 青海文化

          分享到︰

          澳门网上十大博彩-网赌十大信誉的平台-手机博彩信誉网址-青海新闻网

          來源︰青海日報    作者︰田得乾    發布時間︰2019-02-07 08:32    編輯︰紫涵

            時光飛快,轉眼又到了過年的時候,兒時過年的場景不斷在腦海中閃現。記憶中的年味兒是母親圍著灶台,在熱油沸騰的大鍋中炸 子、炸麻花;是大年三十晚上母親包的干菜肉餡餃子和香氣四溢的紅燒魚,是跟在父親身後學著放炮仗的歡快的笑鬧聲……

            關于年味兒的記憶實在是太多了,多的都不知道從哪里說起,又在哪里停下。

            猶記兒時,每年大概臘月二十六、七的時候,母親就要準備炸年饃饃了。那時候炸饃饃用的是自家地里種的小麥磨的白面,油也是自家地里種的油菜籽壓榨出的菜籽油,當地都習慣叫“清油”。炸之前母親先要準備好炸饃饃的面,炸 子的面要搓成手指粗細的面條狀,在盆中一圈一圈盤起來,為了防止面條粘連在一起,還要抹上“清油”。炸麻花的面揉好後,壓成餅狀,同樣也抹上“清油”,再用塑料薄膜包起來。

            一切就緒後,灶台的大鍋里倒進“清油”,灶膛里木柴燃燒的熊熊火焰很快就把油燒到沸騰,母親就開始在灶台邊忙活了。

            炸饃饃一般都是先炸 子,而這時候最開心的當然是我們這些小孩子了,看著從沸騰的油鍋里撈出來的金黃、酥脆的 子,一個個饞得直咽口水,都叫嚷著要吃,等 子稍微冷卻下來的時候,我們早已迫不及待地抓起來吃了。

             子在我們小孩的嘴里還有一個更加形象的稱呼“桿桿”,因為 子炸出來雖然是一把一把的,可每一把又都是一根根筷子粗細的,吃的時候也是一根一根的吃,從一把上輕輕掰下一根,放進嘴里,每嚼一下都有酥脆的響聲,再加上“清油”特有的香味,頓時就讓過年的快樂充滿了味蕾。

             子已經如此美味,而帶著甜味的麻花就更受歡迎了。

            麻花是炸饃饃的工序最繁瑣的,也是最好吃的。麻花的做法一般有兩種,一種是搓出來的,花型就像繩子一般,另一種是編出來的,比較費時,把兩根面條搓細拉長,呈“十”字型交叉,再從下面的一根相互交叉,就編出了好看的花型。由于麻花里還放了白糖和芝麻,所以不僅嚼起來酥脆,而且還有糖的甜味和芝麻的香味,而這兩種味道交織起來,使得記憶中的年味也有了甜甜的味道。

            每到年關,這些藏在記憶深處的關于年的味覺記憶總會不經意間閃現在腦海中,思緒也一下子飄到那時候過年的情景,而炸饃饃僅僅是這些記憶中的一個片段,它們和干菜肉餡餃子、香氣四溢的紅燒魚,還有 里啪啦響個不停的炮仗聲一起構成了我對年的最具象的感覺,這種感覺總讓我對過年充滿著期盼。

          相關新聞↓
          [ 打印 ]
          關于我們 | 法律顧問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新聞網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19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