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kyuhq'></kbd><address id='kaxuq'><style id='skqqp'></style></address><button id='irvvs'></button>

          站內檢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聞網 / 人物故事

          分享到︰

          澳门网上十大博彩-网赌十大信誉的平台-手机博彩信誉网址-青海新闻网

          來源︰西海都市報    作者︰鄭思哲    發布時間︰2019-02-03 08:11    編輯︰田才
          圖為作業人員登上軌道車。

            青海新聞網訊 當最後一趟列車駛離樂都車站,站內的燈火逐一熄滅。而緊挨著車站的一處小院卻在月光的映襯下,亮了起來。“出發!”伴隨著楊貝成出發指令的,是30個在黑夜里被軌道車燈拖拽出的高大身影。這里是1月21日凌晨的西寧供電段西寧車間樂都接觸網工區,此時室外溫度零下17攝氏度,此時才是他們一天工作的開始……

            守護鐵路電氣線路的“夜行俠”

            1月20日21時許,走出樂都車站,通往樂都接觸網工區的道路沒有路燈,只能借著月光大概看得見道路的走向。周邊一片漆黑,只有樂都接觸網工區的小院里亮著燈光。此時小院內一棟樓房的二樓會議室內坐滿了人。他們就是當晚要前往海石灣車站檢查電氣線路的工作人員。副工區長楊貝成帶著另外兩名負責人走進會議室。“人到齊了吧,現在開今晚的預想預防會議。”楊貝成說,他們每天上線檢查前都要開一個這樣的會議,目的就是為了讓每個人都明白自己當晚的具體工作是什麼。

            楊貝成的話音剛落,一旁的晁德明便開始大聲地布置當晚每個人的具體工作任務。“海石灣站6道東岔區負責人是王慶軍,作業人員,趙統周、劉金鑫……”晁德明在說完每個人的工作任務之後,又隨機叫了幾個名字,詢問他們當晚負責的工作是什麼。晁德明說,鐵路沿線電網的巡檢工作屬于高危工作,如果工作人員不明白,或者忘記當晚需要負責的工作,不僅會危及到自身安全,嚴重的還會影響到整個線路的正常運行。“所以每天布置完工作後,我都會再問他們一次,如果有人說不清或者記不全,我會再重復一遍。”晁德明說。

            當晁德明布置完工作後,楊貝成又強調了一遍安全,這才讓工作人員去準備當晚需要的器械和材料。楊貝成說,以前電氣檢修可以在白天借助列車運行間的空窗期安排檢修,但是隨著現在列車運行速度越來越快,列車安排越來越密,電氣線路的檢修工作就只能安排在晚間,特別是動車組列車開行之後,他們的工作時間經常只能安排在凌晨三四點鐘。“今天晚上這個點,已經算是早的了。”

            過節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奢望

            當日22時,軌道車緩緩駛出車庫。當晚上線的工作人員列隊站在車庫前,等待點名和出發的號令。此時天空中飄起了雪花,落在每個人的眉宇間,遇熱融化再凝結,讓每個人的眉毛和眼睫毛上都凝結上了一層薄薄地冰霜。

            “出發。”晁德明逐一點完名後,下令所有人登上了軌道作業車。軌道作業車內,只有兩個並排高約70厘米的儲物櫃,上面鋪著一層棉絮墊子,所有人就這樣相對而坐。“這一時半會兒走不了唄。”此時,其中一輛軌道車的司助張耀光說,因為還有列車要經過,所以他們還要再等一會兒才能出發。“其實我們真正的工作時間倒不是很長,就是等待的時間特別熬人。”楊貝成說,為了讓客貨列車有序通過,他們的軌道作業車必須要等到客貨車全部都通過之後,才能開往作業地點,否則就要一直等著。

            等待的間隙,車上的工作人員有的聊天,有的刷著手機,有的一直盯著窗外,等待著那趟將要經過的列車。楊貝成此時有些無聊,便和記者聊起了天。楊貝成說,他們工區兩個班組實行的是輪休制,上班的班組一周都不能離開工區,甚至連工區的那個大門都不能出去。所以他們也沒什麼節假日、公休日的概念,也不會因為春節給特別的假期。

            “反正就是輪到了就回家過春節,輪不到就只能在工區待著。”晁德明說,他已經連著四年沒輪到春節休息了,今年總算是輪到了一天。“好像也就除夕那一天吧,完了又要回來上班。”晁德明說。突然間,一趟客運列車的鳴笛聲一下子讓軌道作業車內安靜了下來。“車終于過來了,走吧。”張耀光的話音一落,一聲長鳴,軌道車緩緩開動了。

            作業時經常凍得手指僵硬

            當晚10時55分,當車輛駛到老鴉城車站時,軌道車又停了下來。“要避讓四趟列車。”張耀光的話讓楊貝成不住地搖頭,嘴角顯出一絲無奈的苦笑。此時室外的溫度只有零下14攝氏度,楊貝成只是簡單地戴好棉帽後,就走出了車廂。“棉帽的耳罩我是不帶的,因為那樣听不見對講機里說些什麼。”楊貝成說,檢修的時候時常要通過對講機溝通作業的情況,或指揮軌道作業車前進或者後退,要是把耳朵捂嚴實了,听不到對講機里的喊話,很容易出事情。為了方便操作檢修工具,他們從不戴手套作業,就算戴,也只戴那種很薄的線手套。“所以冬天里一次檢修下來,我們很多人的耳朵都凍得通紅,手指凍得都打不過來彎兒。”

            等了近40分鐘,軌道車再次開動,駛向早已定好的作業區間。1月21日1時許,軌道車終于到達了海石灣車站。本已有些睡意的工人們此時立刻來了精神,迅速整理好工裝,帶好作業工具,準備開始工作。“車輛達到檢修地點,作業區已經斷電,距離作業空窗期結束還有40分鐘。”晁德明的對講機里傳來監控聯絡員的提醒。“快干活!”接觸網工馬順民與升降機操縱員程興宇迅速登上升降機作業平台,開始檢修維護線路。

            此時,周圍溫度已下降到了零下17攝氏度。電線上已經結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馬順民以迅捷的身手檢修著線路上的設備。“給我們工作的時間是固定的,不會多給時間,一到時間線路上就會通電。所以干活必須要快。”楊貝成說,作業時要保質保量,因此作業的時候勞動強度是很大的。“經常干完活就是一身汗,風一吹,那感覺,就好比烤完火就立即把你扔到冰窖里。”

            1時25分左右,當天的作業完畢,大家收拾好設備回到檢修車里,等待調度室的返程指令。“又是漫長的等待。”說話間,一號檢修車里已經熄了燈,所有人緊挨在一起,漸漸進入了夢鄉。在不遠處,一輛滿載著旅客的春運列車呼嘯著駛向了遠方。

          相關新聞↓
          [ 打印 ]
          關于我們 | 法律顧問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新聞網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199號